阅读路 - 玄幻奇幻 - 加点,然后做磁场强者在线阅读 - 第二章 武学与碰壁

第二章 武学与碰壁

        三天后。

        在病院的面前,刘千织满脸担心的看着刚刚恢复就立刻要求要出院的弟弟:“真的不用在继续住院观察一段时间吗?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吗?”

        看着精致的脸庞上那完全不加掩饰的担忧,刘武苦笑:“医生都说了已经完全好了,你担心这么多干什么?比起这个,休学申请下来了吗?”

        “下来了,算上寒假,可以有五个月不用去学校,不过,我还是觉得不如搬家转学吧?姐姐很能干的,在哪里都能很快的找到工作。”刘千织满脸担心,回想起这些天调查的结果,眼睛不自觉的有点泛红,“别和那群暴力狂在一起了,他们有几个可都是接近定级的武者。”

        所谓的定级,指的就是武者的评级。

        或许是因为武风浓郁的缘故,在这个世界有着一个名为泛人类联盟武术协会的组织,简称武协。

        虽然是名为协会,但武协的权利却远远超越了地球上所有协会的权力,一手包揽了包括且不限于给武者分段,评判是否有资格开设武馆,乃至于武者间的相互仇杀该如何判定之类的一切和武者相关的事宜。

        如果说不通过武协,那么武馆就会被评定为非法,武者间的相互仇杀也会被评定为故意杀人,发布相应的通缉令。

        当然,这种武者间的相互仇杀指的是受害者在协会中备案,属于正经武者的那种,要是从来没有在武协中备过案,不知道从哪里捡到一本武功秘籍就自己练出门道到处东闯西闯的那种人。

        那就是民不举官不究,死了也是白死。

        所以,对于武者来说,武协虽然在提供福利的基础上也进行管束,只是这个管束效果究竟有多少,那就见仁见智了。

        刘千织嘴里的定级指的就是就是通过武协每月一次的最低级考核,通过后就可以按月领取三百块的补贴,获得合法的持械证。

        领取持械证的轻易或许是因为每一个定级的武者持械和空手对于普通人来说危险性都等同的缘故。

        反正只要是能通过定级的武者,都整合了人体劲力,人均强化版泰森,拿不拿武器,一般人都打不过。

        “就他们还定级?如果那群狗种能算接近定级,那么只要随便加一个武馆,稍微练练两天,我也能说自己接近定级。”刘武嘴角微撇,很是不屑,但看了看刘千织泛红的眼又安慰道,“放心,我不是也要抓住这段时间好好习武吗?我和你保证,如果五个月我还没有足够的力量,那我们就转学好不?”

        刘武嘴里说得狗种是他的同班同学,一个外号叫黑熊的家伙,也是让原身深夜才能回去的罪魁祸首。

        这位自称马上就要定级的男人仗着自己身强力健,喜欢安排别人帮他做一些类似于值日、跑腿的事情,刘武作为一个无亲家庭人士,常常都被抓壮丁。

        因为有着外挂的缘故,刘武满心满脑的就想着直接退学练武,可刘千织一听到他要退学,就眼泪汪汪的,一副我做错了什么,我改的表情。

        最后不胜其烦的刘武干脆干脆随口编了一下是因为班级里的黑熊欺负他,所以想要变强不受欺负的理由,才勉强获得了同意。

        事实上,刘武也考虑过说自己被武者打了,因此想要通过练武获得力量之后反杀回去,但看着刘千织就是一个班级的事情都想着直接转学跑路之后,他也干脆不提这件事情了。

        反正五个月,要是外挂够给力的话,他都直接立地飞升了,不给力起码也有最基础,可以在家中提高话语权的底气了。

        “那怎么才算的上是足够呢?”刘千织追问,一直以来都在失去,失去,以及不断的失去的她很担心失去最后的亲人,那会是压死她这只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事实上,在来到医院看到刘武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刘千织感觉天都塌了。

        “那就定级吧?”刘武笑了笑,“五个月,我会拿到通过考核定级,那样的话,你就没什么好说的吧?”

        “定级……”刘千织沉默了一会,想了想定级的难度,最终终于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伸出尾指,“那好,我们拉钩。”

        “行,拉钩,一百年不会变。”刘武无奈的同样伸出尾指,做了从离开童年之后就再也没做过的动作。

        …………

        如果将现代城市比作一个人体,那么道路就是血管,川流不息的车辆就是红白细胞,自行车与11路就是血小板。

        日复一日,人们在这座快节奏的钢筋水泥森林之中穿行,在名为社会的流水线上扮演属于自己的角色,如同一颗颗螺丝钉。

        在和刘千织分离后,拿走了一部分钱,刘武便前往这些天在病床上查找到的武馆。

        即使武协的开馆要求很高,但毕竟刘武现在处在的云海市是一座大城市,依然有着无数的选择。

        仅算学徒有着1000人以上的大型武馆,空手搏击类的就有五家,柔术纠缠类的有三家,持械类的更是居多,有着足足六家。

        至于小型武馆,更是鳞次栉比,不计其数。

        考虑到地球上的年刀月棍一辈子枪的说法,刘武在躺在病床上的时候挑来挑去,最后选择了两家。

        一家是空手搏击类的武馆,名为五行拳门,另一家则是持械类的武馆,名为断浪刀馆。

        空手搏击类的是为了修炼速度以及方便,持械类的则是为了以后能光明正大的背上一把刀。

        毕竟空手和持械,在低端情况下可是有着不可逾越的深渊。

        再说了,看了不知道多少武侠小说以及电视剧的刘武早就想过背着一把刀在大街上逛来逛去了。

        没有什么太多的理由,只是单纯的为了帅。

        毕竟真要在低端情况下防身,在现代社会还是首推百兵之王——火枪。

        稍稍训练个几天,就能够获得buff,十步之外枪快,十步之内,枪又准又快。

        因为五行拳门离得最近的缘故,刘武第一个来到了这里。

        在网上,给与这个门派的评价是:讲解用心,上手简单以及教练胸大。

        不要误会,刘武并不认为这个只有评价,没有照片的教练能有多大胸,只是为了上手简单而来到这个拳馆。

        毕竟,最近这些天,刘武对于胸大已经有一定的心里阴影了。

        作为一个大型的武馆,五行拳门的工作人员显得十分热情,身穿制服的小姐姐一看刘武踏进门内就赶忙上来迎接。

        “这位先生,你是想要了解一下我们五行拳吗?”因为正处于学生上课的时间,即使刘武脸嫩,他依然被称之为先生。

        “恩,我是有这个打算。”刘武看向窗明几净,气派不凡的武馆,点了点头。

        其他的不说,光看这装潢还有这齐全的设备,就知道五行拳馆的实力不凡了。

        “先生你来的正是时候,我们二楼正巧有一场表演赛,那是我们五行拳门的大师兄,他可是定级三次的超级高手,这种武者的出手视频,除了直播之外,可是没有看到的机会哦。”营销人员一副与有荣焉的表情,热情洋溢的介绍到。

        因为定级之说流传甚广的缘故,在普通人之中,很少有用正式的武者分段来作为介绍,反而直接用定级的次数来分。

        到了如今除了一些老古董以及中二病之外,这简单的称呼已经完全代替了武协明劲、暗劲、化劲、丹劲、罡劲的划分。

        而不知道是什么缘故,虽然武风昌盛,但在网上,除了只定级一次的人员之外,凡是定级两次以上的都没有任何录制视频流出,就连出手的照片也没有。

        或许在一些私密的渠道里还有所传播,但很明显,现在的刘武也没有这些渠道。

        所以,一听到定级三次的超级高手,让刘武也不由得兴奋了起来。

        通过这种人,起码可以一窥这个世界武学真正的潜力。

        即使听闻硬气功高手不惧机关枪,又亲身体验过两位二级武者的实力,但比起听闻,刘武觉得还是眼见为实靠谱一点。

        腰细胸大的工作人员很快的带着刘武来到二楼,一个擂台处在二楼的最中心,而许多穿着练功服的人员则围在擂台边加油鼓劲。

        在擂台之上总共有十一个人。

        无需介绍,刘武也能够一眼看出站在擂台最中央的是五行拳门的大师兄。

        除开站位之外,最重要的是一种即使是他这样的门外汉也能够感受到的气势,一种如同针扎一般的危险感。

        不过这种危险感却并不算浓郁,或许是因为是表演赛的缘故,五行门的大师兄并没有认真出手,只是让自己的师弟师妹们亲身体验一下什么叫杀意。

        此时的战斗已经进行了有一段时间了,十位临时选拔的人员明显已经磨练出了一定的默契,轮流着上前进攻,一直保持着至少有三人向中央的大师兄攻击的态势。

        明显已经发挥出全力的连绵攻击如同长江一般源源不绝,但最中央的大师兄却仅仅用两只手,就将所有的攻击阻隔,这群人甚至连让他移动脚步的资格都没有。

        这种场景已经完全超越了地球上的所有现实武术,让刘武只能够用电影之中的场景来作为比较。

        不过,受限于自己的实力水准,只能确认一件事——至少比所有的没有真气这种超自然力量的武侠电影要强得多,就是不知道能不能一巴掌打出十八条金龙了。

        就在刘武胡思乱想之间,中央的比斗又进行了一段时间,即使是他也能够看得出来,那些围攻者的套路已经渐渐的用尽,开始出现重复了。

        “就这么结束吧。”最中央的青年开口说道,话音刚刚落地,他的身形就一偏一折,恍惚间似乎出现了一些残像。

        十名围攻者不分先后的同时高高飞起,重重摔落在地,发出扑通的声响。

        而这时,所有的人员都开始狂热的高呼:“白浪!白浪!白浪!”